六葉

终于明白太太们想要评论的心情了ಥ_ಥ
我明白的有点晚了

记我曾遇到的一个古怪人1

似乎是没有cp的
若有倾向,作者必标
如果OCC,请指出
大家不要等更新
—————————————————————————————一
      寒冬的俄罗斯似乎足以让一切想要出去的人打消念头,但若是为了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恐怕什么也拦不住。
     娜塔莉亚和往常一样来看我,时间虽和以前一样 ,但神色却焦躁不安。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撞到桌角上。
      我有些好奇,自从她为是否答应别人求婚而烦躁不安的那天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这样。
      “你有权知道,”终于,她把自己重重摔到椅子上,那可怜家伙吱呀声险些盖过她的“有人看见他了,在三十里外的村庄,就像我们当年看到的那样。”
       “那又怎样?”我看着娜塔,“他不会再来这里,已经五十多年了,他早就忘记这里了。”
       “不……哥哥……”她又重新站起来“和五十年前一样……一样哥哥!他、他……”
      她说不下去了,站在那里看着我,目光焦急。
      “我知道了。”我摆摆手,一下不耐烦起来“好了我的小姑娘,这有什么……”
     好不容易送走娜塔,我独自一人坐在屋里,目光扫过墙角的手风琴,它已许久未曾见过它的主人。
     三十里,他也许在拉手风琴,小提琴亦或是和当年一样,弹着琵琶。
     他的身边或许有一个少女,或有一个少年,亦或只是独身一人,但我惟一敢肯定的,是他将永不停歇的弹奏,弹奏着谁也不知道的过住和现在。
       直到有一个人打断他,在此之前,他将一直弹下去。

         “耀,”他漫不经心地停下拨着琵琶的手,转过头看着还未及车轮高的孩子,“耀。你是为了它的声音而来吗,冰雪的孩子。”
         车头的少女忙碌地在地上架起锅灶,一言不发。
          “呃……是的……先生……如果您准许的话……”有着奶金色头发的孩子磕磕巴巴“先生……我是伊万……我”
           “没关系,”他笑起来仿佛夹杂了暖国的日光“如果你喜欢的话……”
           他不说话了,琴音掩盖了一切。